第十一章 以身相许(1 / 2)

术士无双 爱潜水的 2408 字 20天前

先是差点栽在微草余左使手里,回到鸿运满堂又被秦五爷这么一通数落,林冲心中自是不爽。

入夜,云州的秋天依旧燥热难耐。既然入睡尚早,林冲便拉上落梅横笛去快活快活。

咚咚咚!

在落梅横笛住的厢房敲了敲,没听到屋内回应,林冲推门而入。

“小笛子,你这是怎么了?白日里的伤势还没痊愈?”看着躺在床上精气神丢了一大半的落梅横笛,林冲将后者从背后扶了起来,关切问道。

“秦五爷不是不让插手血清之事了?”

“既然事情五爷揽下了,那绝对可以查个水落石出。”林冲凝视着虚空,轻轻拍了拍落梅横笛右肩,一脸笃定地说道。

“唉……”

“小笛子,你有心事。出去喝两杯,吃个下酒菜得了。”

半推半搡,两人来到了路边夜市,点了几碟小菜,两壶浊酒,觥筹交错了起来。

自古以来,酒品见人品,酒后它也吐真言。

“你原来是因为这事郁郁寡欢啊……”林冲先是一阵大笑,随即趁着酒劲拉着落梅横笛就要去微草提亲。

“使不得,冲哥。再帮我一次,调查血清得有我一份,这样我同斩右使还可能有戏。”

走着走着,落梅横笛察觉到了不妥,将林冲握在手腕上的右手推了下去,一脸郑重地说道:“现在去微草,就是去找不自在。”

清风徐徐,林冲酒意渐消。

“小笛子说得极是,那秦五爷明查,你我暗访。”

一拍即合,搭肩勾背回了住处。

……

微草堂大厅

朱昊四平八稳地坐着,八大护法齐聚,两大使者分立两侧。

“斩右使,你确定没有看清来人?”朱昊目光从血清以及那块扯碎的布条上扫过,心底一阵发虚,旋即发问。

“朱队,来人定是有备而来。看守的兄弟遭了重,我和杨护法赶到时,大火已经烧了起来。”说话间,斩月轮看向了杨护法,想要后者站出来做个见证。

“杨护法,看守粮仓人手不够?”

问话之时,朱昊已然语气中多了几分责怪之意。

“我们大意了,还请朱队……责罚。”

斩右使还没来得及拦杨护法,对方已然脱口而出。朱昊可不想其他首领,会和你来一句“下不为例”。

“既然如此,斩右使、杨护法听令。明天子时,随我一道前往黑鹰涧……送血清。”朱昊心生一计,将桌上的血清装入了怀中。

后院起火的事告一段落,可砀山一役赵护法不幸殒命,至今依旧还没一个说法。

“余左使,赵护法厚葬了?”朱昊目光微移看向了余光,眸子之中尽是忧伤,缓缓发问。

“朱队,尚未。我觉得事有蹊跷,应该再缓缓。”

“你看着办,一定得厚葬。赵护法是为了救我而被……”说到此处,朱昊已然泪沾襟,哽咽了起来。

“朱队,不知那日究竟是谁伤了您……”余光抓住时机,果断发问,“我带他们七位护法给您找回场子,也好告慰赵护法在天之灵。”

“使不得,你们不是对手。还记得黑袍使者?”朱昊出言制止,凝视着虚空,哀叹道:“惹不起那就躲躲。”

“我们微草为血清一事费心尽力,黑袍使者不过是给一点佣金罢了。砀山偷袭,不能罢休。”

余光这不拱火还好,这番说下来,朱昊也不好回绝。

“余左使,黑袍使者那边回头再议。微草猎杀暂且交给你打理,莫要断送诸位兄弟的前程。”朱昊以缓兵之计回之,旋即挥了挥手。

待得众人离去,夜里朱昊潜进了杨护法住处。

“妹儿,是时候撤了,微草待不下去了……”

然而推了老半